阅读历史 |

第 154 章 我的郎君需要吃肉(2 / 3)

加入书签

打仗,早就习惯了,不觉得冷。”沈黛末喝完羊奶说道。

“怎么会不冷,手都冻得冰凉。”冷山雁语气有些淡淡的嗔怪,修长宽大的双手将她的手捂在掌心揉搓。

马车外的大风在空旷的草原上肆无忌惮,风声似鬼哭狼嚎般呜呜作响,甚至连木质的马车都被吹得轻轻晃动,挂在车壁上的玻璃灯笼也跟着摇晃,橘红色光影像摇摆的老式钟表摆锤,一摇一晃,在冷山雁的眼里一明一暗。

他的眼睛极其漂亮,瞳色黝黑,仿佛要将这光全都吸进去,橘红的光芒在他的眼里就像被冻住的火焰,凉幽幽的,热,却隔着一层冷。

沈黛末笑着往他身上一靠,微冷的双手往他的脸上贴,眼眸弯弯道:“这里更暖。”

冷山雁眼眸闪过一抹诧异,自从他生产完以后,沈黛末虽然每夜都与他同床共枕,但却从不碰他,甚至连睡姿都无比安分,不会在半夜将手臂、腿懒懒的搭在他的身上,规矩、生疏、就像他们刚成婚时的

样子。

因此,当沈黛末突然孩子气般地戏弄他时??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冷山雁细而长的眸子诧异之余还无比的惊喜,死水沼泽一样的眸子里久违地终于有了一点生动的水光。

“雁子,我有点饿了,咱们晚上吃什么啊?”沈黛末指尖轻轻捏了捏他的脸,唔、手感还是跟从前一样好。

“炖了羊肉,去年八月份,我和白茶看着草原长了许多韭花,就采了许多做成了韭花酱,现在配上羊肉吃,滋味正好。”他轻垂着眼帘说道。

微热的脸颊在接触到沈黛末冰凉的手指后,像瞬间被灼热的水蒸气烫伤一样红,纤长的睫毛微微翕动,眸中柔润的光泽如水在睫毛下若隐若现,波光流转间更添一抹从前不曾有过的成熟的韵致。

沈黛末笑了笑:“好,我正好馋韭花酱了。”

没一会儿L,白茶就将羊肉和韭花酱端了上来。

马车里不好支桌子吃饭,沈黛末索性就在里面铺上了几层厚厚的毯子,踩上去就像席梦思床垫一样柔软,然后再在上面放上一个矮桌,直接盘腿坐在垫子上大快朵颐。

比起沈黛末的豪放不羁,冷山雁就要斯文太多。

他跪坐在一旁,仪态端方。从罐子里舀出一个像抹茶一样浓绿地韭花酱放在一个木质小碗里,从筷子夹了些涂抹在羊肉上,然后将肉放在沈黛末面前的碟子里,然后又给她到了一碗驱寒的马奶酒。

小酒一喝,小肉一吃,小酱一蘸,还有美人作陪美滋滋。

吃到一半,沈黛末随口道:“冬儿L怎么样了?我今天带他出去没留神吹到了风,他没生病吧?”

冷山雁思索了一下,并不在意地回复道:“冬儿L能有什么事,您别担心,有乳父照顾,他好得很。”

“那我就放心了。今天跟冬儿L出去玩的时候,我发现他的小衣袖口处有些开线了。估计是衣裳小了吧,冬儿L动作一大,就容易崩线,小孩子长得就是快啊。”

冷山雁静默了两秒,表情一变,放下手里的酒壶,无比愧疚地说道:“竟然有这种事?是我不好,连冬儿L的衣裳崩线了我竟然都不知道,明儿L我就让白茶给缝上,再给他做两件新衣裳。”

沈黛末笑意淡淡。

冷山雁在照顾她的时候细致入微到了极致,怎么可能连冬儿L的衣裳小了,衣裳开线了这种事都没有发现?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没怎么抱过冬儿L,所以根本就不了解冬儿L的情况,连衣服小了都不知道。

看来乳父说的是真的了。

“这怎么能怪你,你才出月子没多久,哪能什么事都照顾到,而且新衣裳交给白茶或者乳父,再不济找几个绣活好的男人做就行了,你还是什么都别干,安安心心地养身子才是最最要紧的头等大事。快,把这个吃了。”

沈黛末笑着将一把满满都是肉的羊骨头放在冷山雁的碗里,羊骨头从中间被敲开,露出饱满汁盈的羊骨髓,碗里几乎都盛不下。

冷山雁原本听见沈黛末说他的事是头等大事,比冬儿L的事情更

要紧,正兀自欢欣。

但看着面前的羊肉和骨髓本能地有些反胃,倒不是因为羊肉的膻味,只是因为他太久没有吃这种大肉了。

为了控制体重,不让自己因为怀孕而痴肥,冷山雁从怀孕到月子乃至现在几乎就没怎么吃过肉,偶尔吃两口也都是纯瘦肉,一点油腻的都不沾,因此才能让身材保持得比孕前还要好,腰身更细,连腿围也不曾粗过。

所以正因为太久没吃肉,冷不丁这么大一块肉放在面前,他胸口涌起一阵生理性的恶心。

“妻主,我已经吃饱了,您吃吧。”他婉拒道。

“这就吃饱了?你才吃了多少啊雁子?”沈黛末一边震惊,一边地擦干净手,然后搂住他的腰:“瞧你,瘦的都没有肉了,一摸全是骨头都硌手。”

硌手?

冷山雁神情一僵,原来黛娘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不碰他的吗?

沈黛末在他的腰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