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 300 章 玉蝉7(1 / 3)

加入书签

齐云几乎是从雅间逃走的,再不走,他怕自己克制不住。

临走之前,他从萧玉蝉那里抢了一条手帕,权当她送的信物,不会忘了他的信物。

萧玉蝉坐在茶桌上,难以置信地看着对面紧闭的门板。

颈侧还残留狮子啃咬后引起的悸动,狮子却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过了一会儿L,萧玉蝉低下头。

她自己扯开的衣襟,想叫他多伺候伺候,结果齐云看都没看又给她拢起来了,若非萧玉蝉亲手查验过,真要以为齐云是个坐怀不乱的清心寡欲之人。

心里还燥着,能解这燥的人却撂挑子不干了。

萧玉蝉跳下茶桌,无奈地喝茶解渴。

喝茶时,耳边又响起齐云暗哑的话:“从今往后,我是你的了。”

萧玉蝉笑了笑。

四个月前还无法承诺会等她到什么时候,这回就直接把“从今往后”许给她了?

因为被她亲了摸了,所以以身相许,要她负责?

萧玉蝉才懒得想那么远,她就想齐云陪她快活。

.

又过了一日,南营的将士们就要启程了。

萧玉蝉随母亲等人将父兄送到家门口,只有佟穗、萧穆祖孙俩跟着去了南营。

齐云昨晚留宿军营,等萧延几个跟老爷子、佟穗道完别了,齐云则随佟贵、孙典、乔长安、张文功上前。

齐云与佟穗没什么好说的,他看着马背上的老爷子,想到贴身收藏的萧玉蝉的帕子,目光就有些复杂。

萧穆意外地看着这个似乎有话要说的年轻人。

齐云笑笑,道:“您老保重。”

每一次出征,他都没有必能回来的把握,包括这一次。

如果不能回来,那此时就不必多言,命大回来了,他再来跟老爷子告罪。

策马转身,齐云追上了萧野等儿L郎。

到了塞外,五万骑兵跟乌国浅浅交手几次,因为乌国逃得快,一直都没有大规模的血战。

每次有战报可以送往京城时,将领们都会趁机写封家书,成亲的可以光明正大地写给妻子,齐云只能写给自己的家人,再在萧延、萧涉收到京城的家书时升起一丝期待,期待着萧玉蝉可能会像柳初给孙典做鞋那样,也给他送些东西,不一定是鞋,袜子也行。

“哎,又只有一页。”

无意般靠近的齐云听到萧延的叹气,再去萧涉那边,这人坐在草地上,面前摆了好几封。

齐云:“你怎么这么多?”

萧涉比划手指道:“这封是我娘的,这封是我姐的,这封是耀哥儿L的,这封是绵绵的,这封是祖父的。”

齐云再看向萧延。

萧延也听见弟弟的声音了,对上齐云说不清是同情还是什么的眼神,萧延哼道:“老五最小,所以家里人都不放心他,我们做哥哥的,都是只有媳妇的家书。”

萧野:

“别,哥哥也不一样,绵绵也给我写了,二哥那里有祖父的,就你才一封。”

萧延:“……我爹也只有一封。?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坐在后面的萧守义:“……”

看过信,接下来是分东西,贺氏给丈夫两个儿L子都送了衣裳鞋袜。

齐云趁周围无人时靠近萧涉,看着他脚上的新鞋问:“伯母做的,还是令姐?”

萧涉:“我娘,我姐才懒得碰针线,有了丫鬟后耀哥儿L的衣裳鞋袜都是丫鬟做。”

齐云懂了,从此歇了萧玉蝉可能会给他送东西的心。

有萧缜带兵用计,辽州的陈望顺利投降,不久萧缜收到兴平帝被困剑阁道的急报,立即率领南营将士南奔。

到达黄河南岸,洛城近在咫尺,众人得知老爷子已经解了广元之危,只是凉州的吕胜威胁长安,南营将士还得去长安增援。

萧延抱怨不能回家。

萧野笑他是不是想三嫂了。

齐云默默跟在一旁,仿佛这些涉及思妻的玩笑与他毫无关系。

他只是远远地望了一眼洛城,不知萧玉蝉忧心家人时,会不会分一丝给他。

.

吕胜不足为虑,梁国的大将军封蕴竟然纵火烧山,不但几万裕兵冤死滚滚浓烟之中,连兴平帝与老爷子也陷入了敌兵包围。

萧守义、萧涉带兵去增援了,因为吕胜还在,萧缜等人只能继续留守长安。

萧家兄弟为老爷子、佟穗牵肠挂肚,跑过来替袁楼山镇守长安的齐恒也在忧心他的长子齐凌。

“你说,我现在骑马赶过去,能来得及吗?”

齐恒问儿L子。

齐云:“太远了,萧叔萧涉的兵马日夜兼程都未必能赶上,父亲再去也没用。”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