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371.第371章 还你三十万。(1 / 3)

加入书签

大火在鬼道圣堂烧了三天三夜。

第四天太乙下了一场大雨, 满天大雨浇灭了这场烈火,只剩下烧焦的石柱和焦木,虞岁从无间山渊出来, 回到鬼道圣堂看见的还是烧焦的景象, 竟有些恍惚自己是否已经离开无间山渊范围。

眼前本该熟悉的一切都变得陌生。

常艮圣者已经从鬼道圣堂离去, 暴雨还未停下,虞岁站在残存的石阶迈步往上, 站在断裂之处遥望坍塌成废墟的圣堂大殿。

曾带给她安心放松的地方没了。

虽然短暂, 却也让她记忆深刻,留下了这辈子绝不会忘记的回忆。

世上许多感情都会像眼前的废墟一样,无论曾经多么深刻浓烈,都能在一瞬间被毁掉。

梅良玉在这里拥有的回忆比虞岁更多, 更加浓烈深刻, 不只是和常艮圣者有关, 也和虞岁有关, 但他在毁掉鬼道圣堂时, 却没有丝毫犹豫。

他们都是一样的人,不喜欢的时候, 就全都不要了。

虞岁走下长阶, 垂眸打量烧焦的杏树, 暴雨冲刷废墟, 地面水流都变得漆黑,混着灰烬。

她想起自己屋里那几坛杏花酒, 没想到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那时候刚来太乙学会九流术, 站在这里和师尊师兄一起学习时在想什么呢?

虞岁出神地望着地面流水与枯树,想不起来了。

暴雨冰冷刺骨,虞岁却觉得浑身火热。

黎明将至, 常艮圣者去而复返。

那一缕墨气出现在虞岁眼前,少女浑身湿透,楚楚可怜的脸上满是水痕,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师尊?”她试探地发问。

“你师兄将鬼道圣堂烧毁。”常艮圣者告诉她,却辨不出喜怒,“他恢复了从前的记忆,知晓了自己的身份,是燕国长公主的孩子。”

常艮圣者亲自将当年的真相告诉虞岁,看着少女逐渐睁大的眼瞳和不可置信的表情继续说道:

“当年你父亲请我出手,去燕国除掉公孙羲,也就是他的母亲。”

“我答应南宫明杀了公孙羲,留下了这个孩子,因为他体内的千机之心,如果他死了,千机之心会毁掉整个机关家,到时候对于整个玄古大陆来说也是另一种灾难,所以我留他一命,带回太乙封印记忆。”

“我曾说过,只要他永远保持现状,永不恢复记忆,就能保他一辈子平安,不会让他卷入六国争斗,不会让你父亲伤害他。”

虞岁第一次如此清晰明了地知晓她与梅良玉之间丝丝缕缕的牵扯,以及常艮圣者与师兄之间的仇恨。

撕掉那些遮遮掩掩的伪装,真相就是如此简单又残酷。

与梅良玉相比,虞岁只庆幸她拥有记忆。

她无法想象如果自己毫无记忆的在南宫家长大,成为渴求父母宠爱的孩子,为了追随父母的目光而拼命,却发现自己随时都能被他们抛弃。

也许她会变得更绝望又残忍。

亲情的虚假更让人痛苦难以接受,且无法摆脱。

“师尊,师兄现在去哪了?”虞岁依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表现得惊慌无措。

“他和水舟的人一起离开了。”常艮圣者说,“他还没有离开太乙,如今你知道了一切,也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我要做什么选择?

虞岁内心嗤笑,面上疑惑。

“你父亲还不知道你师兄的身份,你回去告诉他。”

“我答应和你父亲合作。”

气昏头了吗?跟南宫明合作有什么前途?

虞岁说:“可是夜行还未结束,我……”

“现在!”

圣者的五行威压爆发,黎明的光亮都染上了墨气。

听不见声音,却能感觉到它的怒气。

虞岁拧了拧眉心,低下头去。

在大徒弟那里受气,转头拿小徒弟发泄。

虞岁换上楚楚可怜又咬牙倔强的神情:“我不想现在回去,我想再见师兄一面!也许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你认为现在的局面还可以好好谈谈吗?”

常艮圣者嘲讽小徒弟的天真:“你还不清楚你师兄是什么样的人吗?”

“你认为他知道我和你父亲害死了他的母亲,还会和以前一样喜欢你吗?”

这三句问话的威压一次比一次重。

常艮圣者也是第一次点明两个徒弟之间的暧昧感情。

该不会……是想利用这一点?

虞岁眼眸一颤。

“你要是想让他继续喜欢你,想回到从前,那就按照我说的做。”

少女缓缓抬首,脸上的水痕在日光的照耀下越发明显。

师尊,现在最想回到从前的人是你吧。

到这种时候,你竟然还想着能重新封印师兄的记忆,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是说,只是要以这种理由来吊着我,让我帮你杀了他。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